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忽然开始的人生

潦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

 
 
 

日志

 
 

[仙剑四·霄青]千秋岁 01  

2007-11-28 17:07:37|  分类: 共我飞花携满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终于还是动手了么——名字是暂定的,如果kuso一下,就叫冲上云霄灭哈哈,两个人的名字真般配。写完了龙虎门写冲上云霄,嗯……

话说,这就是萌到发傻的产物,虽然,肯定,话说,那啥,如果要发到某论坛会修改一下,但这里自己地盘,随意,写了什么就发什么了。

按照我的设想,这是长篇,超长篇……说不定到最后野人和小紫菜都会出来。

但是现在,这只是一个坑啊一个坑

 

 

昆仑,地处西海之戌地,北海之亥地,地方一万里,去岸十三万里。又有弱水周回绕匝。山东南接积石圃,西北接北户之室,东北临大活之井,西南至承渊之谷。山去咸阳四十六万里,山高平地三万六千里,上有三角山,方广成里,形似偃盆,下狭上广,故名曰昆仑山。

此等天地间钟灵毓秀之所,乃是人界修仙的绝佳之境。昆仑琼华地处昆仑山巅,是昆仑八大修仙门派中的翘楚。

“师弟今日又这么早?”玄霄正准备去剑舞坪,闻声回头看见大师兄玄震正站在自己身后不远处。

“看师兄师姐都如此勤奋,我自是不敢怠慢,否则师父这两日便要回来,到时又说我不努力修行。”玄霄笑笑,指了指剑舞坪上夙瑶的身影。

“师父今早已经回来了,不过他恐怕暂时还不会有功夫考察我们的功课。”玄震看着玄霄一脸疑惑的表情,于是接着往下说,“据山下弟子来报,师父此次并非一个人回来,一起回来的那个青年正在走太一仙径。”

“师父要收新徒弟?”

玄震点点头:“应是此意,说不定今晚就能见到新师弟了。”

玄霄哼了一声:“哪里有那么快,走太一仙径总要到明天才能上来吧。”

玄震笑笑:“不一定,师父言辞之间对这个新师弟似乎评价颇高呢。倒是你,也是要当师兄的人了。”

“大师兄,虽然我是你师弟,可是琼华派里我也是当惯了师兄的人,此言何出?”玄霄诧异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师父只有我们三个弟子,这次收了新师弟,你这个师兄就当得货真价实了,和别的师叔的徒弟又怎么相同。”玄震想了想补充了一句,“何况,师父交待了让他和你一间住。”

看着玄震走远了,玄霄握了握自己的佩剑,一边往剑舞坪走一边自言自语:“还没通过试练,师父都已经开始安排住处了,对这个小子这么有信心么。”

不过心中总归有点好奇,不知道这个新的师弟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下午正在房内看书的玄霄被叫到琼华宫的时候,终于解答了困惑自己半日的疑问,不过同时也结结实实地震惊了一下——这不过刚刚四个时辰,眼前这个人就已经走完了太一仙径,过了四关试练了么?

眼前的人一身松绿色的长袍,一条琵琶玉带勾系在腰间,还系着一块通体雪白的玉佩——根据玄霈那个矿石痴的熏陶,玄霄保证那是羊脂白玉,虽然在昆仑山上不算希奇,但是离开昆仑想要买这么一块玉恐怕也不是普通人能承受起的。纯黑的披风光可鉴人,看起来似乎是貂裘。

“玄霄,你来的正好,这便是你们的新入门的师弟云天青。天青,这便是你大师兄玄震,二师姐夙瑶,三师兄玄霄。”太清捋着胡子对站在一处的三人点点头。

“天青见过师兄师姐。”名唤云天青的青年转了过来,五官倒算端正,可是那一脸说不出带着什么感觉的笑容让玄霄觉得此人根本没有点修仙的觉悟。

“天青,你入我门下便该有个道号,你两位师兄都是玄辈从雨七笔字,你便唤玄霂吧。”

“可是师父你不是说我命相之中名字不适带玄么?”云天青转回去面对太清,一句话把旁边的三个师兄师姐都吓了一跳,对着太清如此严肃之人,云天青居然敢如此随便地说话。

更让人惊讶的是太清竟也不以为忤,点了点头:“不错,所以平日便依然唤你作天青,道号不过是个习惯而已。”

“谢师父。”

玄霄在心里无力地叹气,像这样的富家公子,琼华不是没有过,基本上都是图新鲜上山来玩玩,过不了几月就又下山去了。真不明白师父怎么会收这么个徒弟。

“玄霄。”正在感慨中玄霄忽然听见自己被点名,赶紧回神过来。

“弟子在。”

“你便带天青去四处熟悉一下吧。”

“……是。”

 

走出琼华宫的云天青看着眼前的师兄没有一丝笑容的冰山脸,一句“师兄你是不是真的会御剑”硬生生从嘴边咽了下去,提醒自己到了一个新的地方一定要低调做人。

跟在他身后走了一段,终于忍不住了:“玄霄……师兄,我们去哪?”

“回去换衣服。”玄霄头也不回。

“换衣服?不用啊师兄你这身衣服挺好的师父就是说让你带我四处逛逛不用那么正式。”云天青不带换气地说完了一整句话。

玄霄回过头冷静地看了他一眼,再慢慢转了回去:“不是我,你换。”

“我?”云天青诧异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嗯,一路从太一仙径打上来似乎是有点脏了。

“你的道服应该很快会送到我那里,修仙之人并不需要如此华丽的服饰。”想起大师兄早晨那一番关于自己现在成为正牌师兄的教诲,玄霄耐着性子解释了一句,再想了想还是把那个好奇了半天的问题问了出来,“你用了四个时辰就通过了太一仙径和整个试练,过去师从何处?”

“都是随便练练而已,并没有正经的师父。”

不愿说出师门乃是常事,但是如果说没有,那就是真的没有了。玄霄点点头:“那能练到这样也不简单。”

云天青挠挠头,刚在想应该和这个冰块脸师兄说点啥才好,忽然觉得有点不对:“那个……师兄,我的道服为什么是送到你那里?”

师父你难道没有告诉这个浮躁的小子么?玄霄很想用手扶住自己的额头:“你和我住一间。”

“真的?那太好了,以后要劳烦师兄多指点了。”云天青立刻奉送上灿烂得好比当天夕阳的笑容。玄霄面无表情地微微点头,小子,看你能坚持下来再说吧。

  评论这张
 
阅读(31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