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忽然开始的人生

潦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

 
 
 

日志

 
 

『仙剑三+四』御风辞1 追风头带  

2008-02-23 17:40:53|  分类: 共我飞花携满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又纠结了,xabi转会不转会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说了,就算是装我也得装得淡定点。所以写文.

这次换仙剑,重飞加上霄青,天青我对不起你,本来想给你和你师兄写的文把楼哥和将军也加进来了,再鉴于最近爬墙爬得太欢,将军的戏份有无限加重的可能 = =

至于龙虎门,等大家决定不拍死我我再试试把结局放上来吧

 

云天青换了新的暂住证从鬼界移民局出来,看了看鬼界那个永远也不会变亮只有比较黑和比较不黑区别的天空,不满意地哼了一声。

移民局那个老奸巨猾的老鬼一副好心肠的模样:“这是你最后一次合法更换暂住证了啊,想在鬼界长期合法逗留,还是要先拿鬼界绿卡。我看我们很投缘,告诉你个最简单的方法,在鬼界买个房子就行了。”

好像谁没事喜欢在这里游荡一样,云天青很不满意地抬脚踢了踢路边的石子,要不是为了等人谁待在这里!这帮老鬼也是,不就是响应上面的号召要发展鬼界房地产么——充分利用鬼界外围的土地资源,连他这个刚来没有多久的新鬼都知道,还说得那么好听。

不过,说得也没错,要是想等人还是要绿卡比较好,毕竟也从来没指望过师兄会那么早死。

算了算身上还有的鬼元宝,似乎还差了那么点——指望家里那个野小子给他烧钱不知道还要等到何年何月,想来想去咬咬牙,往鬼界唯一的当铺走了过去。

 

当铺里光线还算充足,唯一一个客人背对着云天青盯着墙上的一副画出神,云天青看了看那个背影,不由得感慨了一句——这黑色的披肩长发,简直可以和我师兄媲美了。

“哎呀,这可是个宝物啊!”当铺老板看着云天青递过来的青色头带眯起了小眼睛,“这是……追风头带?”

云天青点点头,刚想说句“算你识货”,原本在一边看画的客人忽然就到了自己身边。

“给我看看。”来人……不,是来鬼一眨眼间就来到了云天青的身边,对着当铺老板伸出了手。

一阵仔细审视之后,面前的鬼终于抬起了头盯着云天青:“这是你的?”

云天青点点头:“没错。”

“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要当了?”

“当然是没钱,有钱谁来当铺。”云天青在心里骂了一句废话,看道行还不差,怎么这么不明世事。

“你急着要钱?”面前的鬼似乎谈兴很好,一副刨根问底的模样。

“凑钱买房子。”云天青觉得对眼前这个鬼倒并不反感,主要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和别的鬼似乎有点不同,让人……不是,是让鬼能感受到一种强大的魅力磁场。

“这样啊。”他点点头,思考了片刻以后接下去说,“这样好了,我那里还有一个空房间,给你住吧。”

云天青挠了挠头:“这个,我主要是为了解决我的鬼界绿卡问题才想到要买房子,不是没地方住。”

“鬼界绿卡?放心好了,你住在我那里没人敢查你绿卡。”

“哎?难道你住放逐渊?”云天青追问了一句,那里是鬼界的高级住宅区,住的都是鬼界首富、政要之类的鬼物。

“没错。”

“我没那么多钱交房租啊!”

“不用,你把这个给我就行了。”飞蓬晃了晃手里的追风头带,“怎样,还挺划算的交易吧!”

云天青想了想,好像……还算是划算,虽然失去追风头带很舍不得,不过想起留下来的目的,还是点了头:“好。”

“还不知道你叫什么。”两只鬼一起走出当铺,旁边一只女鬼看见他们两个一起走出来,忽然开始眼睛放光,脚不沾地地跑到另一边拉住自己两个同伴开始指手画脚地说着什么。

“云天青。你叫什么?”

“我?”好像遇到了什么难题一样,那鬼看着云天青面露难色,“还真是个好问题,要不你就叫我本来的名字好了。”

“哦。”云天青点点头,“你还是没告诉我你到底叫什么?”

“飞蓬。”

“飞蓬。”云天青把这个名字念了两遍,又改变了话题:“你那么喜欢这个追风头带?不就是黑耀岩加上蓝幽羽么。”

言下之意就是也不是什么特别希奇的东西,你提出来的条件不要反悔啊!

飞蓬笑笑:“不一样,这个本来就是我的啊。”

云天青看着在飞蓬手上头带的一端逐渐显现出来的一个红色火焰型的标记,似懂非懂地点头。

 

“那现在怎么办。”云天青看了看手中被砍出了缺口的函灵,再看了看身边皱着眉头的师兄。

“下山找地方住。”玄霄收起自己的碎痕,转过来看着云天青,“或者你想住这妖怪洞穴?”

“我是在想我们两个人跟着宗炼师叔出来,然后这样无故失踪,师父会不会掐着宗炼师叔的脖子要人啊!”云天青一边开着玩笑,一边觉得右手臂似乎有点不对劲。

“我们这样走回昆仑山要一个月,禁咒也就四十八个时辰,到禁咒失效再御剑回去。”玄霄难得心情很好地多说了几句,“至于师父……你就等着回去住思返谷吧。”

“师兄你,为什么一定是我一个人去!”云天青不服气地抬手,却注意到玄霄的目光落在了他的右手臂上睁大了眼睛,自己回神一看,发现一片暗红色正在自己的琼华制服上晕开。

“受伤了?”玄霄握住云天青的手腕拉起他的衣袖,深可见骨的刀伤。

“可是,好像不是很疼啊。”云天青看看那条狰狞的伤口,用没受伤的左手挠了挠头。

“那是因为中毒了!水毒。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明白么。”玄霄瞪了自家师弟一眼转身往回走。

“哎?于是你就不管了?”云天青急急忙忙追了过去。

“待着别动,血行加速毒发。我去找火焰草。”

 

云天青一点点开始觉得胳膊上疼得厉害,枕着自己没受伤的左臂躺在草地上一边等着毒性完全过去一边对坐在不远处的玄霄抱怨:“解毒以后越来越疼,还不如就让我中着毒呢。”

“那我去找个密雨银芒来?”玄霄的口气很认真。

“师兄你真没幽默感。”云天青伸手挡着阳光看了看天,随手拔了跟草放在嘴里刁着。

天气真好啊。

“要不是你冒冒失失地冲过来,怎么会两个人都中禁咒,想治伤都没办法。”玄霄很冷静地指出现实的声音就在这样的背景下传了过来。

“我不过是看到那是冲着你去的就想着先推开来再说。”云天青拿开原本刁在嘴里的草根,闭上眼睛恨恨地回答着,“早知道就让你一个人被打了。”

玄霄不再说话,云天青听到衣料摩擦着地面的声音,知道师兄正朝自己这个方向走过来,直到有个影子挡住了光线,才慢悠悠地睁开了眼睛。

玄霄冲着他伸手:“右手能动了?拿出来吧。”

“什么?”云天青心里暗叫不好。

“刚才你从妖怪身上‘顺便’顺出来的东西。”玄霄一点不为那一副听起来异常无辜的口气所动,用一切了然的表情看着自己的师弟,可惜逆着光云天青看不清,只能感觉到自家师兄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压迫力。

“那个啊,嘿嘿,喜欢就送给你了。”云天青翻身坐了起来,“师兄你别站那么高,太有压迫感了。”

“我不希罕这些东西。”玄霄拉起云天青的胳膊把剩下的金创药全倒了上去,“这什么做的?应该能裹伤吧。”

“看不出来才是宝物的特征啊……裹伤?不行不行。”云天青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

“难道什么宝物比人重要!”玄霄皱了皱眉头,“给我。”

云天青看看师兄那表情,“哦”了一声把东西老老实实递了过去。

“还挺合适。”玄霄很满意地看了看那个被缠得好似木乃伊的手臂,“好了,走吧。”

“我回去要找玄霈师兄给我打一把玄暝。”云天青跟在玄霄身后自言自语。

“那个晚上才能打,你可能要不到。”玄霄提醒着他。

“没错,所以然后玄霈师兄会说那个太麻烦,这样我和他要紫宵银月他就不好再推托了。”云天青笑眯眯地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玄霄看了看兴高采烈的云天青,嘴角不知不觉地也扯开了点弧度。

 

“于是你当时就看出来这是什么了?”飞蓬还握着他失而复得的宝贝不肯放下,听完天青的回顾,提出了一个问题。

“没,回去我师父看到了才认出来的。”云天青推开了窗户,“居然还是海景房!”

“是冥河,河景不是海景,分分清楚。”飞蓬看着云天青,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脑子一热居然就为了追风头带给自己找了一个室友。可能也是,一个人住太久了。

也可能是重新看到了那个火焰型的标记,重新提醒他现在的寂寞。

“飞蓬,你屋子后面那么大的花园怎么都荒着?”云天青欣赏完河景走了回来,“为什么在你手里会有这个标记出现,过去我从来没有见过。”

“你一下子问了两个问题,我回答哪个?”飞蓬耸耸肩,“我的花园没荒着,都种着东西。”

“是么,我怎么没看出来?”云天青又跑回到窗边,“你是说院子里那些杂草是你特意种的?”

“那是重楼,不是杂草。”

“重楼,解毒用的那种草药么?”

“没错。”飞蓬抿起嘴角掩饰了一下自己脸上的笑意,要是被那谁听到这样的对话,估计又要开打了。

“那另一个问题?”云天青还没有忘记那个让他和飞蓬成为室友的终极原因。

“我回答过了。”

“啊?”云天青作了个鬼脸,“不想说就算,不要弄得说话比我师兄还要深奥。”

 

“认输吧。”飞蓬把镇妖架在重楼颈边,那张被重楼称为万年冰块的脸上难得浮现出了点笑容。

“不一定。”重楼收起臂刃,伸手搭上了飞蓬的右手臂。

飞蓬还没来得及问他要干吗,重楼手指过处飞蓬绑在右手臂上权当耍酷型护腕的逍遥草带忽然断成了几截落在地上,露出手臂上浅浅一道血痕。

“看到没?”重楼完全无视还紧贴自己大动脉的镇妖,很得意地冲飞蓬笑了笑,“完美的力道控制,你今天都不用去治伤了。”

“你……”飞蓬恨恨地收回了镇妖,“那今天算什么。”

“很显然是平手。”重楼当然不会笨到说自己赢了半招,不然万一飞蓬回他一句“神务缠身明天没空下次比武时间待定”,他就亏大了。

“那后天再来过。”飞蓬抬手把镇妖架在肩上,转身准备回去。

“为什么不是明天?”重楼追过去加了一句。

“不能天天擅离职守……以为我和你一样有空么?”飞蓬的语气里多了一丝戏谑的感觉,重楼居然觉得自己听得心情大好。

为了一个戏谑的语气心情大好?重楼在精神上忍不住抽了自己一下,不过抬头的下一瞬间注意力又被吸引走了。

好漂亮的头发……感觉那发色在阳光下起了点变化,纯黑里居然渗透出一丝诡异的蓝,有点晃眼。

“飞蓬。”不知不觉就叫住了。

“干吗?”回头过来,阳光从镇妖的剑锋上反射过来,重楼眼前一花。

“你今天不用治伤也就不用急着回去了吧。”

飞蓬挑起眉毛看着他。

“我让溪风送酒过来,有兴趣么?”

“下次吧。”飞蓬又转了回去,“你还在神界天门外,这里可不是什么让我们俩一起喝酒的好地方。

下次。

重楼觉得自己嘴角的笑意更浓了:“弄坏的逍遥草带下次还你一个。”

飞蓬不带回头的摆摆手,表示随意。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