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忽然开始的人生

潦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

 
 
 

日志

 
 

someone you might have been 04  

2010-04-19 23:47:05|  分类: SPN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决定在博客里把someone都贴出来得了,放着也是放着这样方便
========
第四章

Jensen住的那个小旅馆真叫一个破,墙角有大大的蜘蛛网,楼梯不仅暗还窄到了让人匪夷所思的地步,外面警笛啊叫嚷啊酒吧的音乐啊闹成一团,Jared对那种充斥在空气里的尿臊味皱了皱 鼻子。所以说什么来着,永远别以为政府有在善待他的特工们。

Jared找到Jensen的房间,敲了敲门,门上是绿色的漆,大概几百年没有重新漆过了。门立刻打了开来,但还栓着保险栓。

Hey宝贝,想亲我一下来让我好过些么。”

门又关上了,然后是保险栓打开了声音,Jared被拖了进去。

Jensen一句话都没说,只是把Jared推到墙上,手在他身上划过寻找着伤口。他的雀斑还有长长的睫毛和他白净的肤色形成了鲜明对比。他的表情很严肃,抬头看着Jared的时候手已经在扯他的长袖T恤,因为出血的缘故,肩上那一块的布料和皮肤黏在了一起。

“把衣服脱下来然后过来。”

“我还以为你对脱我衣服这事没产生过兴趣。”Jared跟着他走到桌边,那上面放着Jensen已经准备好了的急救箱。

Jared脱衣服的时候抖了一下,轻轻抽了口气。

Jensen转过来看着他:“喂,你不是想让我把你的衣服剪开吧。”

“伙计,给点耐心行不行,你是在试图脱光我的衣服啊。”Jared这么说着,尽量轻地脱下了T恤后把它扔到一边。然后对着肩上的伤口做了个鬼脸,那伤口四周已经出现了紫色的瘀痕。

“已经没在出血了。”Jensen说这递给他一片药丸,“不错。那么把这个吃下去,然后你最好坐低点以便我能够到。”

Jared吞下了止疼药,重重地坐到沙发上,Jensen把手放到他肩上固定住他给他的伤口消毒,那玩意闻起来酒精味很重,还有点酸,即使这么干过很多次,Jared依然不习惯这味道。

Jensen的手指顺着Jared上臂的肌肉纹路紧紧抓着他。他的动作很温柔,这让Jared感觉有点怪。这种枪伤对Jared来说实在是家常便饭,他也曾在更糟糕的环境下让人帮他取子弹,这甚至不算什么重伤,可Jensen依然很温柔。他的触碰很轻,时不时看Jared一眼,那双眼睛在他的脸上看起来又大又深,Jared能做的只是对他笑,表示自己很好。

“这是你第一次给人处理枪伤么?”Jared话出了口立刻后悔了,这话对于Jensen这种自我保护意识过剩的人来说,实在是有点太过,不过还好Jensen的脸上没有表现出什么异议。

“如果你想等合适的医护人员来帮你我可以现在就帮你包起来。我之所以觉得你会想现在就取出子弹,是因为过去和我合作的那些特工都比较喜欢速战速决,而不是等医生。”

至少这也算是回答了问题,Jared笑笑摇了摇头:“当然不,都交给你了伙计。我把自己交付在你的悉心温柔之下了。”

Jensen无奈地叹了口气,收紧了自己握在他上臂的手指,当镊子碰到肩上的那个圆洞时肌肉一抽抽地疼,Jared强迫自己注视着沙发扶手上那磨损的纤维,努力研究针织走向,同时在脑袋里重温他在联络塔里的行动。

“我觉得肯定有不少人想开枪打你。”Jensen忽然开口,“我就是其中一个,如果不是考虑到打死你之后我要向我上司交一堆书面报告的话。”

Jared咬紧牙关,但还是笑了笑:“那就不好意思啦。恐怕你能做的就是等某次我们在国外做任务的时候我搞砸了,然后你装作不认识我就行。”

“我看不管哪个外国政府抓到你,他们该做的第一件事都是              枪毙你,除非他们想让自己的监狱陷入一片混乱。还有你知不知道,监狱里的东西是有标准高度的,你对于那些标准来说,矮了点。”

Jared听了这话以后原本在笑,可那笑声随即变成了一句FUCK!因为Jensen把子弹取了出来。他坚信Jensen已经做得很好了,但无论如何从身体里取子弹出来都很疼,不管那个帮你取子弹的人技术多高明。

令他高兴的是,Jensen没有问些愚蠢的问题,比如“你还好吧”或者是“你要休息一下么”。这是他们工作的一部分,在工作上,Jared一向是很彪悍的。

“你该对我好点,要知道我差点死在那里面啊。”虽然这是撒谎,不过Jared脸皮够厚。

“我可没那么幸运。”

“好吧好吧,离死是还差了点,但还是很疼啊!”

“这正是我给你止疼药的原因。或者你还要药效更强点的?”

“你有多强的?”

离开Jared身体的银色子弹上还带着血迹,Jensen开了口:“像这样的。”然后他倾身过去吻住了他。这可不是那种调情式的嘴唇轻触,而是那种“我正在舌吻你所以你给我闭嘴站稳点”的法式深吻,双唇分开,气息紊乱,甚至带着一点点的放荡感觉。

Jared花了点时间才意识到这吻真正在发生而不是他幻想出来的,但就那么一点时间,Jensen已经离开了。Jared伸手想抓住他,但见鬼,他的肩膀上立刻传来一阵剧痛,也就这么一下,Jensen已经在两个人当中拉开了一段安全距离。

“我要给你的肩膀上点消炎药。”Jensen这么说的时候,Jared只能靠他在亲吻后微微有点红肿的唇来证明刚才那个吻确实发生了,“这样可以确保不会感染。”

Jared还有点没回过神来,所以当Jensen拿着沾了消炎药的棉球按上他肩膀的时候,他动都没动。

“我说,你不能这么干啊。”Jared终于开口了,“你忽略我对你的调情,然后亲我,然后再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太不厚道了。”

Jensen一如既往忽略他。Jared抓住他的手腕,用的力气刚好让Jensen能抬头看他。

“你干嘛停下来啊,我刚准备亲回去。”

“我告诉过你了,我要给你的肩膀上消炎药。如果伤口感染的话——”

“消炎药那部分我明白,Jensen,我是说你有必要这么干?在你开始继续讨论消炎药之前我要提醒你,我可以轻而易举地杀了你,明不明白啊你?”

Jared这次很直接,他知道这么直接地和Jensen说话通常来说不是最好的方法。Jensen是那种需要慢慢制造气氛的人。不过那不代表Jensen可以亲了Jared然后对此闭口不提,那不公平。Jared也不管这种想法是不是像个十三岁男孩那么幼稚,反正他就是这么想的。

Jensen尽可能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狼狈地挣脱Jared对他手腕的钳制,但Jared紧紧握住,Jensen狠狠剜了他一眼,Jared也瞪了回去。

“因为我还记得这是一个非常糟糕的主意。我们要一起工作,而且我们的工作性质注定了我们不会因为彼此之间有私人感情而受到表彰。现在你能不能让我把你的肩膀包扎起来了?”

Jared松开了手,疑惑地看着JensenJensen就好像完全不知道他在看他一样地完成了整个包扎。他甚至在Jensen消除房间里的种种他住在这里过的痕迹的时候都保持了沉默。

“谁说这是个糟糕的主意了?”他最终来了这么一句。

“我说的。”Jensen毫不犹豫地回答,“你不知道这主意已经糟糕到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境界。”

“我说,真的有那么糟糕么?”

这句话让Jensen相当狼狈,他的脸迅速地红成一片,皱起了眉毛,简直可以用坐立不安形容。Jared其实对他这种反应很满意。但这没有持续太长时间,Jensen很快恢复了正常,他看向窗外,尽管那里看起来和垃圾没二样,只是一些半夜里城市的喧嚣。在昏暗的光线里,他看起来很苍白。他又无意识地用拇指摩挲着自己的下唇,这是Jared很在意的一个小动作。

“我的工作是保证你发挥你的最大潜能来为整个机构服务。超越工作范围的任何私人关系都会有负面作用。我不知道你和你过去的指导员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关系——”

Jared在脑海里试想了下和Lauren也……然后发现他本能地想要保护自己脐下三寸的那片区域。

“不不,”他赶紧打断他,“只是对你而已。我猜是你这个人激发我的这种想法。你怎么会这么想?”

“但我不会和你有这样的关系。”Jensen以这句话作为结尾,把Jared的回答和他故意提高的声音当作了空气。

严格来说,Jared该停止表现得过于直接了。目前他对Jensen的全部了解就是,这个漂亮的混蛋工作起来无可挑剔,大多数时候非常无趣,并且固执 得像石头。他真的该停止这场对话,但是看到Jensen就在眼前,他那双绿色的大眼睛和丰润的嘴唇就在眼前,让Jared很难控制住自己。

所以他发现自己把Jensen推到墙边,把他固定在自己的身体和墙之间。Jensen没反抗的原因是Jared没有给他反抗的机会,所以结果就是两个人的身体亲密地靠在一起。

Jensen的后背撞在墙上,他的下巴绷得紧紧的,双唇微微分开似乎是想抗议,但Jared只是低下头,他们的唇是如此之近甚至可以感觉到对方的呼吸喷在自己的脸上。Jensen放弃了说话的打算,Jared靠得更近了些,调整了一下角度以便能更方便地吻他,吻到他头晕眼花——可是Jensen在他吻下来之前转开了头。

Jared没吻他,但也没退开。现在Jared根本没有在碰他,但Jensen还是保持着那个被钉在墙上的姿势。

“你是真心不想让我亲你是么?你怎么就那么确定你不喜欢我的吻?是说我你,而不是你忽然来吻我而我根本就没反应过来,你就不想试试那是什么感觉?”

Jensen眨眼睛的时候睫毛微微颤动,他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唇,Jared可以看到他粉红的舌尖,现在Jared开始觉得他刚才应该亲下去的。Jensen再次转开头,盯着Jared肩上的纱布。

“‘我想要的’和‘我所允许发生的’是两回事。”他的声音很小,Jared几乎听不见他在说什么。他吸了口气然后直直底看进他的眼睛里,“现在你该穿上你的T恤然后离开。”

如果Jared现在坚持,他相信他可以说服Jensen,那不会费太大功夫。Jensen想要,他想要Jared吻他,从他看他的眼神就能知道,带着如此热切的渴望。

但是Jensen说了不,Jared也不是那种喜欢强人所难的男人,他转身去找T恤,他的包里还有一件干净的,于是他拿出来小心地套上——可不希望伤口再流血。如果现在Jensen再碰他,Jared可不保证他会做出什么来。

“那就,下次再见了。”他往门口走去。

Jared。”

Jared停住了脚步,挣扎着要不要回过头来。最终他还是放弃地转了回来。Jensen对着他嘴角扯开一点点,把那颗子弹扔过去,Jared单手接了过来,还能感觉到那上面Jensen留下的体温。

“下次你要是想给我带点纪念品的话,比起子弹我更喜欢那个伞。”

  评论这张
 
阅读(8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