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忽然开始的人生

潦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

 
 
 

日志

 
 

someone you might have been 07  

2010-04-30 14:02:41|  分类: SPN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战火的蔓延意味着两人除了待在旅馆房间里等ISA来接他们以外什么都不能做。有巷战,但也还有酒吧开着,电视里进口肥皂剧的冗长对话以外面爆炸的回音当背景——超现实主义的混乱。

Jared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着火的房子和炸弹爆炸时候烟火般的光芒,然后再回头看看装着那五个小瓶的箱子——有史以来杀伤力最强的化学武器。不得不说他们看起来似乎人畜无害:简直绿得可爱。Jensen在翻他不知道从哪找来的报纸,但即使如此他的另一只手也按在那箱子上。

“外面很乱。”Jared说道。

“就算我们不值得救,他们也得来拿走这箱子。”Jensen说话的时候头都没抬。

Jared能感觉到Jensen对于两个人必须要待在一个房间里还是不太舒服。虽然有两张床,但这房间实在小了点,两人之间的距离绝对谈不上远。不过,只是一晚上而已。他知道Jensen还在对他没有服从命令自己先离开而生气,所以也不想在他还在气头上的时候贸然开口——不然他大概会做个保证,一定像个绅士那样,不在Jensen睡觉的时候骚扰他。

他叹了口气,从窗边走回来:“快饿死了,我出去找东西吃,要给你带点什么不?”

Jensen终于从报纸里抬头了,给了他一个“你开玩笑吧”的表情。

“既然你知道外面在打仗,我不明白你干嘛还要冒这种不必要的险跑出去,尤其是考虑到已经有一篇报告等着你写了——关于今天你那些不必要的冒险。”

Jared掂量了一下Jensen在今后五十年里都要拿这个说事的可能性,前提是他们能活那么长时间。如果Jensen真的打算那么干的话,他最好给Jared提个醒,以便Jared现在就能去自杀。

“因为我打算找点东西当晚饭。如果我吃不饱,就会变得很刻薄。别担心了甜心,我会当心的。”

显然那个关于“刻薄”的威胁很有威慑力,Jensen放弃了继续争论,他继续低头看报纸而把Jared当空气——这应该是他的最新嗜好。Jared耸耸肩走出房门。一旦填报了肚子,那么和Jensen还有这些神经毒素待在一个房间里就会变得稍稍容易忍受一些。

:::

下楼下到一半他突然想起来Jensen并没有说他想不想吃点什么。他知道Jensen当然得吃点东西,因为ISA虽然是说了要来接他们,可是让他们在这里等上一阵子的可能性很大,Jensen需要补充体力。他当然也可以决定给Jensen带什么吃,但是他不想带回一些Jensen不爱吃的东西,并且让他以此为理由而拒绝吃东西。

于是他转了回去,但开门之前他听到了Jensen在说话。Jared虽然不喜欢偷听,不过……习惯成自然,工作里做多了,这个时候也不自觉地想听听Jensen在说什么。

“应该不是策划好的。”Jensen的声音,“好几个情报部的人都和我说了相同的话,所以不会是因为单一情报来源导致了被误导。不,没有,madam,我想他不会这么想。当然,Madam,我会再去确认一下。”

电话挂断之后,Jared听到Jensen把手机砸了出去。他推开门,Jensen看到他的时候脸上的惊讶一闪而过。他本能地咬住下唇的模样其实在Jared看来很可爱——如果不是带着一副被当场抓包的尴尬的话。

“为什么会是策划好的?你为什么会以为有人故意给你错误的战况情报?”

“没人认为那是策划好的。这只不过是出现异常状况以后的一个常规问题。”

Jared很想相信他,因为如果Jensen在骗他,那可不是什么好兆头。但Jared过去经历过,如果他的直觉告诉他Jensen没有说真话,那么他选择相信直觉。

“说实话。”

那混蛋居然还嘴角带笑地看着他,他似乎很有耐心地耍着Jared:“我知道偏执是这个工作的一部分,那是你最好把它留给比官僚更重要点的东西。”

Jared在工作里其实十分注意Jensen,因为太注意了,所以这次他不相信他,他一定有所隐瞒。他朝Jensen靠近了一步,结果在碰到Jensen之前,还没有抓住他的胳膊强迫他告诉自己真相之前,Jensen已经不着痕迹地退了一步,Jared只好停了下来。

“别对我说谎了。告诉我,到底怎么了。”

 Jensen盯了他好一会,很戒备那种。Jared也瞪回去,绝不掩饰自己有多生气,不掩饰自己感觉被背叛了。

Jensen用舌尖润了润嘴唇,吞了口口水,说话的时候还固执地盯着报纸。

“目前ISA意识到部门内有严重安全隐患,一直有情报泄到Coalition那边去。我们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有可能是管理层,也有可能只是一个小秘书找到了获取一些他不该知道的信息的方法。我们确实查不出来。”

“这么大事你他妈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Jensen垂下视线,从自己的长睫毛下面看他。

“我们不希望你分心,不想你对这些潜在的阴谋想得太多。这就是他们的计划,把的思路往错误的方向拉。”

Jared几乎是本能地靠了过去,他能看出来,Jensen强迫自己定在原地不往后退。他假装没注意到Jensen其实是在他。

“他们怎么会冲着来。”

Jensen看着他,露出了一个几乎是嘲弄的笑容。

“你在开玩笑对吧,Jared,你是最出色的那个。你知道ISA是怎么威逼利诱方法用尽才能把你弄来为他们工作的么?每个人都希望你为他们自己的部门工作。因为有你在,ISA在打击Coalition这件事情上取得了突破性进展。”Jensen笑着耸耸肩,“他们当然会冲着你来。”

“即使是这样你还是觉得不让我知道比较好?只有知道了这些我才能,你知道,试着保护自己?”

Jensen看着他的眼睛:“保护你是我的工作。”

听起来很贴心,但同样很滑稽!Jared气冲冲地扭过头去,因为Jensen这么看着他他根本没法思考。他看见窗外城市里依然处处火光,他在等,等着自己平静些以后再开口。

“听着,不是说我对此丝毫不感激,但我刚认识你三个月。不是说我不信你,但我更喜欢把命放在自己手上。我确信我能包我自己周全,我也会觉得更放心一些。”

Jensen没说话只是走到了窗边,用手指戳着玻璃好像他能把它戳穿一样。他肩膀紧绷,姿势几乎可以说得上在自我防御。

Jared不知道这是不是表示话题结束,还是说Jensen只是需要点时间来为下一轮做准备。最后Jensen叹了口气,转回来面对Jared

Coalition谋杀我手下那个特工的时候,我在离那里几十英里的一个房间里,戴着我的耳机。他们把那个房间封死,然后往里面放毒气。我什么都不能做,只能听着,听着他的内脏慢慢化成一摊血水。ISA之所以把你交给我,是因为他们知道我绝对不会让我的另一个特工再死在Coalition手里。”

他走到Jared面前,努力控制着自己伸手触碰他的欲望,手指扭成一个奇怪的角度。

“今天你为了把我救出来冒了很大的险。你要知道的是,为了你我会冒同样的险。”

:::

两个人都没睡。他们没关台灯,橘色的光线在天花板上留下了一个圆形的光斑。不过和窗外的火光比,灯光实在很暗。交战地点离他们越来越近了。

Jared盯着天花板,心里数着每两次爆炸的间隔时间,就好象他等着什么时候会炸到这里来——至少这比他之前花的那用来看Jensen背部曲线的一小时来得有意义。

Jensen还抱着那个箱子,手臂盖在上面,整个人趴在床上。

现在是凌晨两点,距离两人上次说话已经四个小时了。

“抱歉,我该早点告诉你的。”Jensen说。

“当然该。”

“我是认真的。”

“是啊。”

然后就是长达四小时的沉默。

“对你的那个特工,我很遗憾。”Jared终于开口了。

“都过去了。”Jensen的声音过了一会才响起。

这是Jared听过的Jensen最平稳的声音,现在他才发现,Jensen看来非常平静也不是什么好事。他盯着Jensen的背看了好一会,然后从床上爬起来。

Jared躺上去的时候,Jensen的床发出了吱吱的响声。Jensen的背部曲线契合着他的身体,他把手放在他脑袋旁边,把头埋在他的肩窝处,嘴唇所碰到的肌肤可以让他清楚地感觉到Jensen的脉动。他抱着他,没说话。

Jensen的身体在他怀里很僵硬,他甚至屏住了呼吸,Jared能感觉到他的心跳在加快。

“我不是在打感情牌来获取你的原谅。我们不用这样搂在一起。”

“不,我只是在……帮你保护这个箱子。”Jared说着,把他楼得更紧了些。

Jensen没说话也没动,Jared已经准备好了听他说点刻薄话,甚至是被他一拐打在肋骨上。但Jensen最终有动静的时候,他没有挪开身体,他只是翻了个身让自己看着Jared

他一寸寸审视着Jared的脸,身体靠得很近,近到稍微动一下就会碰到。外面的天刚有点蒙蒙亮,这样的光线中他的皮肤很苍白,脸上的表情是让人捉摸不透的刀刃版的锋利。

Jared想问问他这表情是什么意思,但这种亲密的接触让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在他意识到自己在干吗之前,他就已经靠过去吻住了JensenJensen分开了自己的唇,就像是邀请着他进入。他用手捧起Jensen的脸,抬起一点点以便自己能更深地吻他,Jensen的下身贴了过来,这突如其来的触碰让Jared本来就不怎样的自制力消失了个无影无踪。

他抓住Jensen的皮带环把他的身体带向自己,手探到他的腰下抚摸着他平坦的小腹,Jensen的腿勾在他的腰上,Jared对着Jensen的唇重重喘息着。

Jared…这主意真的很糟糕。你知道的,对不对。”Jensen嘟囔着,然后对着Jared的下巴咬了下去,他轻轻吸吮着那里的肌肤,似乎是想留下自己的印记。有点痛,也很撩人,Jared更重地摩擦着Jensen的身体,“你知道这主意很糟糕。”

Jared一手扣着Jensen的皮带环让他紧紧靠着自己,另一只手把JensenT恤从他的小腹上往上撩,嘴唇贪婪地滑过他能找到的Jensen身上每一寸裸露的肌肤。

所以他就算听到了Jensen说话,他也不想去管,一直到Jensen试着把他推开,他才回答:“没错这主意糟糕透顶。实在想不通我们为什么这么蠢。”

然后Jensen的屁股那里忽然颤了起来。就算Jared知道他应该床上功夫不弱,他也知道正常人类的身体不会因为这么一点前戏就抖成这样。所以他想应该暂停一下看看出了什么事,最好是能继续吻Jensen,然后问题自动消失。

他放开Jensen一点,让他能伸手到自己的牛仔裤口袋里把手机拿出来。Jensen气喘吁吁地看了眼屏幕,然后冲着Jared皱起眉头:“ISA十分钟以后来接我们。”

Jared叹了口气,让Jensen从他的身下爬起来。在Jensen跑去洗手间洗脸以便让他自己看起来不是那么凌乱的时候,Jared仔细思考着一个问题,他们本来是在讨论机构里的卧底,结果最后这样收场,这到底算不算合理?

  评论这张
 
阅读(11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